主页 > 传媒策划 >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

来源:hg0088 发表时间:2019-01-20 09:49
    中国1月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要求网店经营者等向政府登记,如实纳税。今后在日本购买商品的代购有可能减少。
  报道称,松本清控股的免税销售额占销售总额的一成多。与从事药妆店经营的同行相比,访日游客对该公司业绩的贡献度更高。按商品来看,化妆品占到整体的四成,认为松本清容易受到监管强化影响的看法似乎有所扩大。
  据报道,在15日的交易时间后,大型百货店相继发布的1月上半月的免税销售额表现低迷,这也加剧了投资者的不安。高岛屋比上年同期减少15%,大丸松坂屋百货店减少7%。
  报道称,另一方面,松本清控股的市盈率为13倍左右,与东证一部的零售业平均(18倍)相比显得较低。占销售额大部分的日本国内需求表现坚挺,2018财年(截至2019年3月)的合并净利润有望连续4年创出新高。Monex证券的益嶋裕表示,“中国电商监管对业绩的影响有限,股价也将逐渐反弹”。忽如一夜秋风至,高调刷屏的代购广告戛然而止。也有一些大胆的代购变身“灵魂画手”,用简笔手绘代替商品高清照片。化妆品牌“倩碧”变成了“隔壁村倩倩的弟弟”,洗脸仪品牌“露娜”变成了“鹿晗的妹妹”,试图躲避审查。这场战事的起因是新规则的执行。历时5年,经过3次公开征求意见、4次审议,最新的《电子商务法》(简称《电商法》)作为中国电子商务领域首部综合性的法律,于2019年1月1日正式生效。
  中国电商在没有直接法律框束的政策红利下狂奔近20年,酝酿六年的《电商法》靴子落地。一方面,代购和电商假货横行的乱象开始以法律的效力被整治,法律的覆盖也让之前处在灰色地带的代购行业,有了合法化的转型渠道。
  但另一方面,行业竞争激烈的现状下,已在夹缝中生存的代购和中小淘宝商家将被进一步抹平利润,生存维艰。行业参与者开始寻找新的阵地或者退出战场,而这又将带给行业新一轮的机会。
  “国家对电子商务长期‘放水养鱼’的政策红利将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表示,现在到了正本清源的时候,也到了行业洗牌的时候。 “人肉”代购阿瑶开始在微信群甩卖最后一批存货。“我是不做了,2018年年底被海关扣了三次货……心累。”在她看来,代购发展到现在,价格已经比较透明,小代购本来利润就只有20%左右,做不成规模还会亏本。
  在常年穿梭于各国海关的代购们看来,《电商法》的颁布,让一直处于灰色地带的个人海外代购,开始触及法律的边缘。首当其冲的是他们这些“无依无靠”的“人肉”代购群体,尤其是没有能力回国办营业执照的留学生。
  但这并不是代购群体的第一次“群体性焦虑”。早在2014年,越来越多的国际品牌开始入驻天猫旗舰店,以及天猫国际的突击,“人肉”代购以及淘宝小规模海淘商家的利润空间越来越多地被挤压。“人肉代购本来就是历史的产物。”一位资深电商平台人士表示。
  在奥纬大中华区副董事合伙人范红看来,跨境电商发展早期,一些外国品牌比如澳洲保健品牌Swiss等,其实是靠代购“带货”,推向中国消费者视野,是一种进入中国市场相对成本较低的方式。
  “但随着越来越多品牌开始建立中国官方旗舰店,他们开始面临如何与代购共处的情形。一方面,他们并不希望代购彻底消失,这会影响到一些已经建立的客户基础。因此,品牌商会需要一些平衡的艺术。”范红表示,政策的实施还需时日,并不会彻底“摧毁”代购这项业务。对一些小众品牌而言,代购还是有价格优势。
  而中国电商经营中最庞大的群体——淘宝商家仍维持着表面的平静。“没有人通知我们要怎么做,只知道要去注册工商营业执照,但具体什么时候去注册,什么样的店铺需要注册,都还不清楚。”一位有五年运营历史的淘宝商家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但恐慌已经开始蔓延。在抖音等短视频中,已经有人开始传播“以后某宝店就不好干了,95%要关门”的危言。“我们这些淘宝中小商家本来竞争很激烈,要付给平台的费用就占20%,还有其他成本,再加上税的话,可谓不堪重负。”一位拥有多家淘宝店的店主说。
  “《电商法》的实施细则仍在酝酿中,请大家安心照常营业。淘宝会陆续推出操作指南……”淘宝近日给平台上的商家发布了如是公告。
  《电商法》一出台,其中关于电商纳税等条文引发公众讨论。一位参与立法的专家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税收问题并非《电商法》的重点,但在立法过程中,国税总局有参与,只是“重诉税收部分”。
  但淘宝商家的暂时性淡定,主要来源于《电商法》三审稿中新加的“零星小额”的交易活动不需要主体登记的模糊化处理。
  对于“零星小额”的标准仍在讨论中,但有学者测算,可能仅有10%的网店符合需要进行市场主体登记。
  对此监管和学界都有诸多讨论。“有人认为‘零星’主要是针对分享经济,‘小额’主要看交易额。也有一个方向在讨论到底是全国统一定‘零星小额’的标准还是各个地方分开定。”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薛军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多位接近立法的专家向《中国新闻周刊》指出,《电商法》中诸如“零星小额”等细则的“模糊化处理”可以看作是一种妥协,这种妥协得益于电商平台对监管层的游说和平台之间的博弈。
  从去年8月,《电商法》获得通过,到今年初开始实施,各方博弈和争论不断。博弈最激烈的双方,则是中国最大的电商平台方阿里巴巴和京东。
  有消息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亲自出席全国人大去年8月16日举行的四审稿前立法征求意见会议,“有一个很长的发言”。马云认为电子商务法立法并不成熟。
  但京东方面曾表示,早年自然人网店不登记的规定,一方面使得许多大量符合纳税条件、甚至营业额上千万元的店铺处在工商和税务系统的视野之外,对线下依法纳税的实体店不公平;另一方面滋生网店管理乱象。
  双方的博弈根源,在于双方的商业模式。一直以来,京东、苏宁等B2C模式电商,其商家多是已在线下进行过工商登记的实体店,线上营收多被纳入税收体系,《电商法》对其冲击不大。
  但淘宝等平台C2C的商业模式,即以个人身份在第三方平台上开设的网店为主。在一位参与立法的专业人士看来,如果登记制度覆盖淘宝将近千万家商家,平台的信息透明度会大大提高,而以自然人网店名义不纳税的实质电商避税福利也将终结。
  中央财经大学税收筹划与法律研究中心发布的《电商税收研究报告》显示,诸如京东商城、天猫、苏宁易购等平台的B2C电商,均已进行税务登记并实施正常纳税。相比之下,诸如淘宝的C2C电商,即个人开的网店,不缴税或少缴税的情况比较普遍。
  与实体店相比,C2C电商2016年少缴税在531.53亿元~747.92亿元之间。课题组预测,2018年C2C电商少缴税数额可能会超过1000亿元。
相关文章
推荐新闻
友情链接
hg0088开户 hg0088走盘 新2网址ip hg0088管理 新2网址ip hg0088皇冠 皇冠开户网 皇冠新2 皇冠官方网 皇冠代理 hg0088.com 皇冠开户网 hg0088皇冠 新2网址ip 皇冠体育网 hg0088注册 皇冠体育平台 皇冠体育 hg0088正网 hg0088皇冠 hg0088 皇冠比分 hg0088现金 hg0088走盘 皇冠开户网 皇冠开户网 hg0088.com hg0088注册 皇冠现金开户 hg0088皇冠 hg0088开户 hg0088现金 hg0088.com hg0088注册 hg0088皇冠 皇冠新2 hg0088开户 hg0088皇冠 hg0088.com hg0088注册 hg0088开户 hg0088现金 皇冠开户网 皇冠比分 皇冠官网开户 hg0088走盘 皇冠代理网 百家乐游戏 澳门百家乐 皇冠比分 hg0088皇冠 hg0088开户 hg0088.com 皇冠比分 旅游景点介绍 传媒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