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成功案例 > 辽宁省工业互联网政策体系逐步完善

辽宁省工业互联网政策体系逐步完善

来源:hg0088 发表时间:2019-05-20 10:40
   工业互联网目前,沈鼓集团、大连冰山、禾丰牧业、大杨集团等一批重点企业,已建成研发、生产、销售一体化的信息管理平台,正逐步向工业互联网应用平台转化。同时,辽宁省工业互联网政策体系逐步完善。省级工业互联网平台、省工业互联网试点示范工厂评选工作也在进行之中,工业互联网发展基础逐步夯实。
  “工业互联网是一个新话题,必须以培育试点为抓手逐步推广,积极推动工业互联网应用落地,逐步形成工业互联网发展的良好生态。”省工业和信息化厅相关负责人说,目前,东软集团基于工业互联网智能化远程运维服务平台、鞍钢矿业矿山工业互联网智慧生产平台、大连亚明汽车部件生产数字化网络集成创新应用3个项目入选国家工业互联网试点示范项目。沈阳机床产品全生命周期管理智能工业APP、大连英特工程仿真工业互联网APP等5个APP解决方案入选国家工业互联网APP优秀解决方案。
  此前,辽宁省还有7个项目入选国家制造业“双创”平台试点示范项目,5个项目入选国家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发展试点示范项目。2019工业互联网峰会仅发布了两项重大成果,其中一项便来自辽宁。由中科院沈阳自动化研究所研发的“软件定义的可重构制造平台测试床”受到业界关注。
  今后,辽宁省将在培育工业互联网平台、推动工业企业上云、推进企业开发工业APP等方面加大工作力度,让工业互联网引领老工业基地转型升级。 进入2019年,背负着资金和市场压力的房多多,再次传来了即将上市的消息。颇为蹊跷的是,直至目前,房多多不仅没有披露招股说明书,也未透露与之有关的更多信息,包括上市地点、筹备过程、估值或其他信息等。
  眼下,房多多面临的已经不仅仅是资金问题,天眼查数据显示,公司自身风险与周边风险已高达72条、133条,多数都是不当得利纠纷或合同纠纷等。而从APP打开率情况来看,房多多与同行的差距正在拉大。
  筹备五年“为上市而生”为了实现上市这个愿景,房多多筹备了接近五年,2014年公司着手搭建境外上市所需的协议控制(VIE)结构,还专门设立了一家外商独资企业深圳市房多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并通过股权质押方式运营房多多的实体,同年公司引入万科原副总裁、有着“金牌董秘”之称的肖莉,这被外界视为房多多境外上市的前奏。
  直到2018年6月末,业内才传出房多多将于9月28日递交香港上市申请,并将于2019年初上市;但到了2018年9月底,消息却又变成了房多多将于12月在美国上市,估值40亿美元。
  彼时有市场人士判断,上市是房多多弹尽粮绝的选择。2019年3月,房多多在发布会上回应称,2018年公司业绩表现良好,正在筹备上市。但截至5月17日,公司始终未透露过上市地点等具体信息,上市的细节消息如同石沉大海。
  天眼查数据显示,2012年9月到2015年9月,房多多共获得4轮融资,不过自2015年9月获得2.23亿美元融资后,公司再也没有获得融资。对上市的渴望,自然迫在眉睫。
  但现实是否支撑上市进程,则另当别论。艾瑞数据显示,2018年4月至2019年3月,房多多APP用户流量一直低迷不振,以单月数据最高的2018年8月为例,房多多月独立设备数为73万台,而安居客、房天下、链家分别以742万台、369万台、314万台,大幅领先房多多。
  进入2019年,房多多与同行的差距逐步拉大,2019年1月至3月,房多多月独立设备数分别为36万台、30万台、36万台,而安居客的月独立设备数已达到1000万台左右,房天下、链家的这一指标也在400万台左右,房多多与同行的差距是显而易见的。
  中原地产分析师卢文曦对《投资者网》称,房多多的定位是房产交易平台,夹在租客和中介公司之间,但目前细分的APP足够多,用户为什么要选择这个平台?如果房多多没有核心的价值和资源,它根本没有出路,在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这一模式完全可替代的。
  陷入“模式之困”的背后真相事实上,不仅是平台流量远不如同行公司,频发的司法诉讼也是公司不得不面对的难题。天眼查显示,房多多自身风险多达72条,最多的一项是“曾因不当得利纠纷而被起诉”。而公司周边风险有133条,风险主要源于多家子公司因合同纠纷被起诉。
  “为上市而生”的房多多为何会陷入如今境地?公开资料显示,房多多成立于2011年,当时中国楼市正处于黄金时代,公司成立之初便开始飞速壮大。2012年,房多多已进入10个城市,累计实现平台交易额40亿元;2013年,进驻城市已拓展到40多个,实现平台销售额400亿元。
  2014年,房多多迎来成立以来的“高光时刻”,交易额高达2000亿元,还获得了 5250万美元B轮融资,公司将业务延伸至二手房交易。2015年房多多继续获C轮融资2.23亿美元,估值达到10亿美元,同年公司宣布进军互联网金融,推出房地产相关的金融产品。
  不过从2016年开始,房多多的命运便急转直下,当时正逢楼市迎来史上最严调控,新房交易业务量明显下滑。更为雪上加霜的是,七部委的一纸“中介机构不得提供或与其他机构合作提供首付贷等违法违规的金融产品和服务”的规定,让房多多的金融梦碎。
  此后,房多多开始全力发力二手房交易,期望抵御下行周期的冲击,但正是这一步使房多多陷入了模式之困。按照创始人段毅的当时设想,公司将通过“直买直卖”的方式绕过房地产中介,买卖双方直接相约看房和约谈价格,最后房多多收取的交易费用仅为2999元的服务费+0.3%×房价的交易保障费,大大低于传统房产中介2%的收费。
  创始人段毅在阐释房多多业务模式时常说的一句话是:“房多多的出现是为了帮助所有线下经纪商户线上做生意。”现实却是,“直买直卖”抢夺了经纪的生意,过于简单化的“直买直卖”也为今后的诉讼纠纷埋下了伏笔,而房多多低于市场水平的服务费也未必能覆盖运营成本。
  此后,房多多放弃了“直买直卖”转向了中小型中介派单模式。2019年3月,段毅对外界承诺,“做独立平台,不自雇一个经纪人,不开一个线下店;捍卫每一个平台商户的正当利益;不侵占任何一个商户的私有数据。并表示,这是他用3年时间、耗费3亿元买来的教训。”
  不过一战略调整将房多多带入了另一尴尬境地,中介派单模式模式既不直接服务于中介,也没有为用户提升效率,对两端均缺乏吸引力;这一模式看中交易流水刷入平台,后端金融有想象空间,但中小中介已经可以到手的交易,为什么一定要选择房多多平台?而其所标榜的“去门店化”,看似摆脱了门店带来的高额运营成本,但也意味着难以获得更多房源,无法从根本上解决效率问题。
  而单从成本角度计算,这一模式也没有太大优势,链家网董事长左晖曾表示“在北京,如果有门店的话运营成本摊到经纪人身上,每个人是1500元;如果不要门店,每个经纪人摊到的运营成本则是1000元,只少了500元而已。”
  那么对于前述质疑,房多多将作何回应?为何宣布“筹备上市后”,公司没有再披露具体细节?以目前的运营模式,房多多能支撑多久?近日,《投资者网》致电房多多公关品牌部,并向其多次发去调研函,但都未获得任何回复。
相关文章
  • 下一篇:没有了
推荐新闻
友情链接
hg0088开户 hg0088走盘 新2网址ip hg0088管理 新2网址ip hg0088皇冠 皇冠开户网 皇冠新2 皇冠官方网 皇冠代理 hg0088.com 皇冠开户网 hg0088皇冠 新2网址ip 皇冠体育网 hg0088注册 皇冠体育平台 皇冠体育 hg0088正网 hg0088皇冠 hg0088 皇冠比分 hg0088现金 hg0088走盘 皇冠开户网 皇冠开户网 hg0088.com hg0088注册 皇冠现金开户 hg0088皇冠 hg0088开户 hg0088现金 hg0088.com hg0088注册 hg0088皇冠 皇冠新2 hg0088开户 hg0088皇冠 hg0088.com hg0088注册 hg0088开户 hg0088现金 皇冠开户网 皇冠比分 皇冠官网开户 hg0088走盘 皇冠代理网 百家乐游戏 澳门百家乐 皇冠比分 hg0088皇冠 hg0088开户 hg0088.com 皇冠比分 旅游景点介绍 传媒策划